【萃英记忆-化学70年】创业不易,后继有人——孟益民教授谈兰州大学催化专业


孟益民、沈颖兰夫妇

时间:2013年5月21日
地点:兰州大学档案馆
人物:孟益民 沈颖兰(孟益民夫人)
访谈人:王秋林
摄像:焦燕妮
文字整理: 李田妹 段小平

王:孟老师,沈老师,您二位好!孟老师是国立兰州大学第一批学生,沈老师是左宗杞教授第一批研究生,是这样吗?

孟:是的,我是化学系第一届的,我爱人沈颖兰是1955届的。

“请进来,派出去”,培养师资力量

孟:我主要讲两件往事,两个回忆。

第一个,解放初期,百废待兴,人才匮乏,要建立一个新型的学科或一个系,当务之急 就是先要建设一批像样的师资队伍。培养优势学科,也是领导特别关注的问题。所以当时校、系领导,采取了一个简称为“请进来、派出去”的模式培养师资和建设 新学科。所谓“纳贤招才请进来”。解放初期,国家高教部进行全国院系调整,在院、系调整的背景下,党又发出了支边支教的伟大号召,从而激起了国内外一些爱 国志士自愿到西北来支边支教的高潮。1954年受高教部委托最早来兰的留洋学者就是刘有成博士,他冲破了重重阻力,从美国转道云南回到北京到高教部去报 到,高教部就把他分配到兰大,所以他就携眷并组织科研队伍来兰大任教。刘有成教授是我们国家自由基化学的奠基人,学业有成,所以1980年就入选为中科院 院士。1955年,由复旦大学化学系调来几位教师,就是天然产物有机化学专家朱子清、有机分析化学专家陈耀祖和有机合成化学专家黄文魁。朱子清当时是有名 的教授,他的成果很多。黄文魁是朱子清的学生。

他们来校以后,跟原来的有机老师以及兄弟院校分派来的大学生、研究生,组成了一个强势的有特色的有机化学团队。组成了这么一个队伍,这个学科也就形成了。所以,从这一点来看,当时采取招贤纳才这样一个措施,是多快好省培养师资队伍、建设师资队伍的有效途径。

王:这是引进来的,那么“派出去”的呢?

孟:当时化学系的发展,仍立足于自己培养。所以从1950年到1955届,每一届 平均留下来4到5个人。到1955年共留校二十多位,留下来的人多毕业于化学专业,五十年代都是大化学专业培养出来的,专修四门基础化学课,因此二级学科 的知识也是不深不透,这对于学科的发展、学术理论上的探讨和发展,就显得有些欠缺,急需派人去外校进行单科培养。所以把留校的本校毕业生大多数派出去到实 力雄厚的兄弟院校进修和提高。

我是第一位派出去进修的,因为学习苏联新的教学体制,要开一门新课“结晶化学”。 以前合并在物质结构化学,没有单独开过这门课,现在要开这门课,得派教师学习。当时北大唐有祺先生对结晶化学比较专业,他原来是在美国学晶体结构化学的。 为开这门课,就派我去北大进修“结晶化学”。任务很明确,回来就教这门课。

接着就是物化专业相继派彭周人、周耀坤、何家骏、郑国康等分别到东北人民大学,就是现在的吉林大学,南开大学,山东大学进修“量子化学”、“溶液化学理论”、“有机化学”、“胶体化学”等。

我回校后,就开“结晶化学”课。到1958年,已教了四届学生,其中潘鑫复、罗兴寅等校友都是我教的学生。后来缪方明老师从北大来,他是学结晶化学的研究生,就由他讲授“结晶化学”课了。

学校当时采取这些措施是英明的,对于培养合格师资队伍,建设一个强势学科,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,值得提倡。

配合兰炼兰化建设,组建催化科研团队

结晶化学由缪方明接替了,又派我到大连化物所去学习催化剂制备技术、及多相催化反 应动力学实验技术。指导教师是郭燮贤。在大连化物所进修不到一年,我学习所在的研究室就整体迁移到兰州,所以我就跟这个实验室一起回校。这个实验室到兰州 后就组建成为兰州化学物理研究所,所以我跟化物所的关系就捆绑在一起,将教学科研结为一体。

1999年9月16日,兰州大学1959届化学系毕业班师生合影。前排左起:何家俊、尹荣鋆、邓汝温、杨汝栋、孟益民、刘有成、陈耀祖、丘昌隆、胡之德、钟远君。

这个历史背景是啥呢?当时苏联援建的大型企业兰炼兰化在西固建成了。为了应对这样一个机遇和挑战,中科院从大连调人,在兰州组建一个化物所,包括石油 化学、固体润滑和催化三个研究室。为了配合兰炼兰化的建设,兰大也忙起来了。在本地的一个大学,应该应对这样一个机遇与挑战。

我回来以后,物化教研室是彭周人领导,我们就急着讨论怎么配合兰炼和兰化?建立什么方向?进行什么科学研究、科研的选题等等。当时,我们就发动了全教 研室的教师学习参观、座谈,请兰炼兰化、中科院这些单位的研究员或者专家座谈,征求大家的意见。座谈的结果就是兰州大学物化教研组确立了一个催化剂催化动 力学的研究方向,选题的内容就是兰化的碳五馏分,就是石油,分馏出来的碳五馏分组成的分析、分离和碳五组分的催化反应动力学研究。题目也有了,方向也有 了,全体教研组就决定以此作为教研组的集体研究方向。大家都来攻这个关,把这些拿下来再说。

当然这样一个决定也太仓促了。因为有些老师对这个不感兴趣,有些老师讲课内容跟催化没有关系。当时没有顾及到这些。但全组都同意,那我就服从了。我是 专门学习过催化化学的,跟其他同事比较起来,有一点催化的知识。既然先他们而学习,我就全身心投入,没有理由不投入,也没有理由反对,全身心地投入准备催 化实验,准备催化剂的制备。轰轰烈烈干了四年。到1982年,教研组支部书记龚桦找我,说老师们意见很多。为什么呢?物化专业在全校开的课很多,有地质系 的,有生物系的,现在把所有的老师都集中起来搞催化科研,条件、设备不够,一哄而上的时候没有地方做实验,这是一个理由。另外一个理由呢,大家教课的内容 跟科研的内容不相符合,对催化科研没有太大兴趣,文献也来不及看。所以,把全组的十几二十几个人放到一个科研课题上,这是不明智的,大家的意见很多。这个 集体的科研项目都没有人愿意搞,因为觉得太麻烦了,又要分析又要分离,又要固体制备,因为催化剂有固体、有气体、有溶液,太麻烦。后来就征求大家的意见, 自由选题,人家都不选这个催化。那怎么办呢?只有我,因为我在外面学习了,就把我绑到这个车上下不来了。支部书记对我说,希望我不要半途而废,因为这已经 给兰炼兰化都说了,是给人家承担下来的课题。

所以,我也不好意思说我不干了(笑),还得干。那怎么办呢?教研室配合我,就是给我分配一些优秀的大学生,在我这儿做毕业论文。当时分派给我的第一个 大学生是柳南辉,他是班上学习比较好的,上海来的学生,后来担任过化学系测试中心副主任。我们干了一年,就把原定的异戊烷脱氢制异戊二烯的科研项目完成 了,完成了一篇研究论文,另外还写了一篇热力学分析的论文。恰好在这个时候,全国催化学术讨论会在兰州召开,投稿后就被录用了,并且由我在小组会宣读论 文。此后,高教部就想组织一个学术研讨班,把全国搞催化的人集中起来,提高一下。那个时候就选择厦门大学化学系,导师就是蔡启瑞,由蔡启瑞教授主持,高教 部来督办。高教部给化学系行文,指名要我参加这个研讨班。这个班上请的都是全国有名的教师、及院士级专家。像中科院院长卢嘉锡,还有复旦大学的领导谢希 德,讲半导体物理学的;上海科学院的邹承鲁,讲生物化学酶催化;蔡启瑞讲催化络合理论跟催化动力学。这些都是著名的专家和院士。那个时候,聂大江又想办法 给李笃争取了一个名额,去学习。我在这个学习班上学习了两年,在实验课刚刚开始时,“文化大革命”开始了,就把我们都分散回学校参加运动,学习班就被迫停 下来。

我的催化的知识就是通过这几次进修提高了,专业化了,成了化学系的催化专家。甘肃省科技厅把我作为一个专家,以后兰州地区企业单位催化剂及新催化剂的制备、鉴定会我一定参加,而且是主持会者。因为这个原因,跟化物所的关系搞得很熟。

师生同心,一花开来百花香

“文革”期间,化学系招了两班工农兵学员,我就带他们下厂进行生产实习,做毕业论文。所以这两班的工农兵学员跟我的关系,既是师生关系,又是战友关 系,非常熟。那个时候,不是生活困难吗?我的学生是两班倒,我是连班倒,从早上一直到晚上十二点,我得要陪着他们,遇到问题我要帮忙解决。那个时候,粮食 不够吃,学生不愿意吃的杂粮,都给我吃了。所以结成了很好的友谊。

由于工业发展的需要,进厂的工人需要提高,经高教部批准兰州大学化学系开办了两期工农兵学员试点班,他们以学习物化专业的催化化学、有机化学、物理化 学为主,而且都是免试入校学习,两期工农兵学习班结业后,我就开始招收硕士研究生,方向是物理化学专业的催化化学动力学。

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,我带学生们在兰炼、兰化实习,一年中大概半年时间在工厂里面。所以那个时候兰化304厂把我当作半个职工。我下厂的时间很多,跟 工人、跟实验室的技术人员都很熟。回来以后呢,就遇到招研究生的问题,我是副教授了嘛!是搞催化的,就招收催化专业研究生,到八十年代的中期,一共培养了 二十一个硕士研究生,主要的培养方向包括酶催化、光催化、多相催化、均相催化等,这些领域当时实验条件有限,我就依靠兰炼兰化的研究室,作为我的实验研究 空间,而且还是免费的。交换条件是什么?由我们派一些优秀的大学生去做实验。如李笃、周效贤就是我派去做毕业论文的优秀学生,研究成果共享,即所谓的双赢 交换。有了这个实验条件呢,我就胆子大啦,无论哪个方向,只要能搞我就搞。学校里面领导不知道我这个办法和这个措施。

招了几届研究生以后,负责科研的副系主任委婉地对我说:“我们搞催化,在这个地区没有竞争力,竞争不过化物所。”这也是事实,因为我们的条件没有人家 实验条件好,这样子搞下去,恐怕耽误了青年学生的前途。所以系上建议停招催化研究生,让我改弦易辄搞“晶体结构分析”。那个时候由国际银行贷款购买了一台 四圆衍射仪,有了这个工具,就可以搞结构分析。因此催化专业研究生停招一年。接着我就招收了一个物理系金属物理毕业的学生,做我的结构分析的研究生,他是 殷小天,现在美国。

沈:殷小天的美国导师,曾给孟老师写了一封信,说殷小天搞得很好,还说孟老师培养了一个好苗子。

孟:殷小天毕业完成了一篇“配位混合物的一个晶体结构分析”研究的毕业论文。我们就选送这篇论文参加在北京举行的国际晶体结构学术讨论会。返校以后 呢,陈耀祖又主持全国有机分析化学学术讨论班,招收全国的学员,我就给这个研讨班开了一门课,叫晶体结构分析。殷小天作辅导。就是说我当时一肩挑了两个三 级学科,一个是催化化学,再一个是晶体结构分析。我当时别的也不想,什么名气啊,没考虑那么多,有工作干就行了。第二年,殷小天还没毕业呢,石化总公司的 下属单位“抚顺石油大学”、抚顺石油研究院、兰化研究院三个单位选派了六位代培的硕士研究生,指名要我做导师,那个时候系上已经决定催化停招了,怎么接收 呢?系上怎么向高教部汇报呢?停招一个方向,应该给高教部行文的,现在又要招了,怎么给高教部说这个问题?招生简章怎么写的,我都不知道,我也不去问。结 果学生派来了,我就动员我自己手下的几个人,搞光催化、酶催化、多相催化的老师,把这六个研究生指导培养工作顺利完成。接着就是指导培养马建泰,马建泰到 兰化研究院做毕业论文。搞了一阵以后呢,到1988年,我退休以后,马建泰就接任了,他搞得很好,目前有三个教授两个副教授,成立了一个应用化学系,成立 了一个应用化学研究所。这个催化作为我坚持和独挑的学科现在兴旺发达,而且后继有人。他们前后共招收博士、硕士研究生约一百多名,他们三个教授的科研成果 累累,获得过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,这是2008年的,2009年是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,而且现在又经甘肃省发改委批准,建立了一个叫甘肃省化工催化工程 实验室,建立了这个实验室,这都是马建泰当了(副)院长、系主任以后的成果。所以我们后继有人,我心里很高兴,我晚上睡觉也能睡得香了,以前攻坚克难吃的 那些苦也是值得的。我深感自豪和光荣。

孟益民(前排中)与马建泰(后排左一)等合影

所以我今天给你总结一下。说的故事有两个,一个故事呢,就是派出去进修,第二个故事呢,就是双肩挑两个并列学科,并招收研究生。这中间经过的坎坷经历 也是一言难尽。但是,都绕过了,迈出去了,现在已经走入正轨,而且也步入辉煌,发展起来了,心里倍感欣慰。所以你叫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,我就想到了很多, 好处是我坚持下来了,这个催化学科和相应研究生招生也未遭停招,坚持下来了。这一点,我很欣慰,我敢于向你讲故事的胆子也就大了。就是说我们催化化学的学 术地位和科研能力已经得到全国的认可。

沈:孟益民培养了很多石油化工方面的人才。兰化兰炼总公司的书记谢远凯也是他的工农兵学员,还有在国外留学表现突出的殷小天。

孟:殷小天是在国外在读的博士生,他的导师,给我来了一封感谢信,这是我介绍出去的唯一一封感谢信。他说你给我介绍了一个优秀的学生,我有一个结构 啊,多年来解决不了,你这个学生来了以后,把这个四圆衍射仪上的靶子换了一下,换成铬靶了,原来他用的是铁靶的或是铜靶的,结果这个结构分析解决了。当时 他把这个结构分析已经打入盲区了,解决不了,结果殷小天一去,基本的结构问题解决了。他非常感谢我。毕业的研究生中还有高雄厚,是兰化总公司的总工程师, 甘肃省的科技功臣,调到北京去了。

学在兰大,虽苦亦乐

王:孟老师,请你回忆一下你的学生时代。

孟:高中是在陕西,在我们县上,在西安地区考上兰大。1946年到兰大上学。我到兰州之前,已经在陕西师大上英语系,已经上了两个月了。因为我在西安 考大学的时候,农学院也考,商专也考,医专也考,西大也考。各大学招生时间不一样,所有招生的点我都报名了,都参加了。西大为什么没考上呢?考试的时候, 我旁边坐了一个女同学,我答得比较快,因为那个时候我不是用钢笔写字,用毛笔写,英语数学都是毛笔写,写得快,那个女学生就跟我说把卷子放到课桌中间。所 以我就展开放在中间,那个女学生就照着写,监考过来就把我卷子收去了,还把我的名字记下来,所以西大我没有考上。我们上兰大的时候,没有火车,坐汽车。我 第一次坐小卧车。为什么?我在西安汽车站上买票的时候有一个银行的司机要急于回兰州结婚,到车站上要带几个“黄鱼”,当时叫“黄鱼”,一看我们两个学生行 李少,就把我们捎上了。一天半就到兰州,我一路上晕车晕得厉害。到兰州以后,就住到萃英门造币厂的大房子里。我不习惯兰州的气候。我跟同乡王永昌(音)两 个人将两个被子合起来,合盖两个被子度过了一个冬天。房子里面烧煤砖,没有暖气。晚上没有事的时候我们就打扑克,打百分,打一会儿跑到静观园摘梨吃。训导 处处长把我几个人叫去问我们晚上搞什么活动,他害怕我们晚上搞破坏活动,害怕我们是共产党的地下组织。他问我们晚上干什么,我说我们晚上摘梨去了,后来一 调查也是真事。

那个时候,解放以前上的课都是大班上课,程宇启教微积分,化学系、物理系、生物系都在一起大班上课。到三年级、四年级的时候,各个系才分开上课,再开 出分析化学、物理化学、有机化学、无机化学等有关二级学科的课程。实验条件比较差,那个时候做化学配析液,药品、试剂都是从地矿局中心实验室买,水是用马 车从黄河里拉来。

王:沈老师您毕业就留校了?

沈:我是1951年进校,1955年毕业,所学专业是分析化学,毕业后被选为左宗杞教授分析化学第一批硕士研究生。1959年底,我研究生毕业分配到甘肃工业大学任教, 1961年调入中科院兰州化学物理研究所,研究炼油的催化剂成分研制。

王:左宗杞先生给您留下什么印象?

沈:左宗杞还是很能干的,人也很吃苦。那个时候,从萃英门到盘旋路,都是土路,没有汽车,她每天来来去去,风里雨里,设计、建造化学楼,现在的老化学楼。那时候,她是系主任。

王:谢谢两位老师。

【人物简介】

孟益民,男,汉族,陕西商县人,1926年2月出生,教授,民盟盟员。1950 年毕业于兰州大学化学系,同年留校任教。历任化学系讲师、副教授、教授。曾任化学系物理化学教研组主任。先后在北京大学化学系、大连中科院化物所二室进 修。先后在兰州大学及中科院兰州化物所研究生讲授“晶体结构与分析”等多门课程。曾任催化化学和晶体结构分析两个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导师。1986年12月 被评为甘肃省统一祖国振兴中华做贡献先进个人。曾参与编著《物理化学词典》、《反应动力学与反应机理》。

沈颖兰,女,汉族,1932年3月出生。1959年兰州大学化学系副博士研究生毕业,师从左宗杞教授。1959年至1962年任教甘肃工业大学。1962年9月调至中科院兰州化学物理研究所工作,1986年晋升为副研究员。

【说明】本篇访谈录原载于《我的兰大》(人物访谈录1),有改动。

网站统计